搞搞大帅哥

【楚路】[车门草稿]吾王

·一个小小的车门,一生中最后一炮什么的,是he

.有人看就把后面车憋出来,没人就算了。





  太阳渐渐接近海平面,苍穹沃土一片赤红。比弗罗斯特虹桥那端,马蹄生烟,万里风尘。英灵殿五百四十道大门开始摇晃,站着城巅的海姆达尔吹起战斗的号角。

  诸神的黄昏即将来临。

  “这样的种族,也会有末日么?”高塔之上,少年披着黑色长袍,站在落地窗前。远方的杀意按捺不住,一丝丝透过空气,飘遥而至。

  “他们都是来杀我的。”他低语。

  “不,伟大的尼德霍格陛下。您……”身后的诺顿急忙出声,他想要让赞美的话溢出嘴唇,然而诗之蜜酒却并未为他所有。眼前不过是一个单薄的人类男孩,缕缕鲜血从他袍下渗出。作为龙族中掌握至高权力的王,他只能背负这无比沉重的使命坐上王座。而现在,他即将被诛杀于自己的王位上。

  “我就要死了。”男孩抬头,温柔的双眸聚焦在诺顿脸上,“他们就要来杀我了,大家不允许旧的王还在。”

  “可我一想他还会活着,就无所谓了。”男孩释然一笑,鲜血从他嘴角溢出,染红了他如水蛭环节般嫩滑的唇瓣,衬得脸色更加苍白。他高贵的血统使得某种超级细胞在疯狂修复这具身体,然而一道从左肩右倾径直向下的巨大伤口却始终无法愈合,小股的鲜血从中流出。

  嗒——忽然传来战靴碰撞之声。楚子航推开了沉重的大门。男人赤金色的双眸好似两团烛火,路明非死死盯住那两团烛火,那火光里有着万般柔情。

  诺顿转身,离开了高塔之上王的寝宫。

  男孩再也支撑不住,软倒在地。



那边天晴1

那边天晴 1
      许琔之今个踏进国防班的教室时,发现黑板上的条幅换了,原来红底白字的口号被无情撕去,成了一幅泼墨大字。
      志存高远。
      好潇洒啊,许琔之瞅着发愣。国防班这种东西,上了就是跟艺术绝缘,终日与一群工科矗男坐在教室,大家一起疯狂的散发出汗臭 ,争取把墙上的每一块砖都腌到入味。
      于是那字就显得格格不入,仿佛机床厂里挂着毕沙罗,猪圈里睡着杨贵妃。
      真是暴遣天物!许琔之愤愤不平,也没想着把自己骂进去了。
      兰州风沙大,太阳也毒,夏天的日头是格外放荡。校园的水泥地被烤的滚烫,热度不亚于卖煎饼果子大妈的铁板。许琔之跑去最后角落,掏出手机,打开楚留香。
要说许琔之考进国防班,也是颇费功夫的。
      兰交大国防班之难考不亚于所谓厦大武大。当年许琔之高三凭着一身正气杀进年级前五,报志愿时他正要大笔一挥填报清华登上人生顶峰。说时迟那时快,班主任一把摁住他,说:”你成绩不稳定,清华竞争大,风险高啊。”
      许琔之信了他的鬼话。
      所以他去了祖国的大西北,班主任儿子上了清华。
      人生首遇挫折,英雄遭奸人所害,许壮士理应再鼓做气,重登顶峰。可许琔之在兰州开始了从未有过的颓废生活。原因很简单,兰州拉面真好吃啊。
      也会有别的理由,可总而言之,许琔之呆在了兰州。
      楚留香加载好了,许琔之打开熟悉的界面,这游戏门派不少,他打华山,双A普攻。
      当初选门派的时候觉得这校服简洁大方,好看,蓝白配色甚得人心。后来才知道,校服简洁,是因为穷。这游戏设定里华山欠了隔壁武当一屁股债。
      很多时候许琔之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个笑话。
      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,许琔之在游戏里飞檐走壁。这游戏建模不错,许琔之在里面天天跳楼。
      忽然,他手一抖,从楼上掉下来了。
      屏幕瞬间有了一圈红边,许琔之堂堂七尺男儿,伤残了。
      伤残了 ,就只能在地上爬。
      无奈之下,他在世界里喊了一声,花了5000铜板。
      很久都没人来,他在地板上爬来爬去,就当他要自行         恢复时,屏幕上有了个请求。id蓝焰老祖。
      哇塞现在的大哥们取名字都这么fashion了么?许琔之觉得这id.里的一股王霸之气震到了自己。他一定要看看这是何方神圣!
      结果是个师妹,穿清风套短裙,扎两个双马尾。
      人妖!一定是人妖!许同学正义感油然而生。
我要揭露人妖的罪恶嘴脸!我要和他插旗切磋!于是他果断的,答应了对方的帮助。
      毕竟自己还在伤残!
      师妹开始给他传功,他就偷看师妹装备。
      脸捏的不错啊,蛮可爱的。修为……万修!妈耶遇到大佬了。再一看装备,一套二阶副本金。
      小姐姐求带。许琔之发完这句话后觉得脸有点痛。对方没回,但好友申请发了过来。
      加完好友恢复时间就够了,对方立刻下线,仿佛走过万水千山,就是为了来救他。
      许琔之打了一把1v1,上午课就过去了。
      他关上手机,走进了外面的烈日之中。
      校园大道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,每个学院的学生都会从这边路过,许琔之要回他校外租的房子,一路上踢着个易拉罐。
      怎么这么热?!他心里一急,脚下没了轻重 ,易拉罐飞了出去。
      哗啦一声响,有辆荧光绿死飞倒在马路中央,车轮下是个扁易拉罐。
      出事了,许琔之跑过去,远远望见一哥们倒在地上,膝盖磨破了,在地上留了一小溜血迹。他赶紧扶起那哥们,发现这哥们头发不短,留到肩膀,就是不知道几天没洗头,一股子头油味,头发一缕缕贴在头上。
      “你扔的?”那是个妹子。
      许琔之惊奇的盯着她一马平川的前胸,女孩子?飞机场可以平到这种程度?
      平得他都可以摸到她胸前突出的肋骨。
      “是我,对不起啊妹子,那啥伤要紧么,疼么?要不要去医院?!”许氏关切三连。
      “不了,没事。”妹子站起来打算走。
      “真没事么?自行车有没有坏?走路没问题么?”许氏关切再三连。
      妹子愣了愣,从裤兜里摸出个带迷你圆珠笔的小便签本,写了几行撕下张纸给他。
      “你要真觉得过意不去回来联系我吧,我现在觉得没事,回来有事了看你想不想来。”妹子推车走了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      许琔之蒙在原地。这什么意思?这妹子要干嘛?她到底要不要我赔她?
      许氏懵逼三连。
      打开那张纸,其上两个大字,张探。
      下有一行小字,人文艺术学院,宿舍507。
      搞艺术的?怪不得这么神奇。许琔之心道。
      忽然他一愣,急忙打开纸条。
      这字好熟悉啊。。。